必发888娱乐官网明星绯闻

陈晓:鲜衣怒马时,且歌且行且从容

明星绯闻  更新时间:2017-10-11    编辑:adou

  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,有恩怨就有江湖,人就是江湖。少侠,是踏南天碎凌霄,若一去不回,便一去不回的洒脱不羁至情至性。做少侠,要有锐气,有锋芒,虽千万人吾往矣,风雨之中,且歌且行且从容。

陈晓

陈晓
陈晓图片

  少侠

  六神磊磊解读下的金庸笔下的年轻人,基本上可以分成两种——少爷和少侠。

  “我爹爹乃是武当张真人首徒宋远桥大侠……”“我慕容家当年……”这一类是少爷。而“此去欲何?”“踏南天,碎凌霄。”“若一去不回?”“便一去不回!”这是少侠。

  鲜衣怒马的翩翩少年杨过出场,御剑回眸,眉目如虹。外在看来,他性格洒脱不羁,亦正亦邪,内在却实则至情至性。有评价说,新版《神雕侠侣》中,每一个角色身上都有“情”,一切痴缠怨念归根结底,无非是情之所至。在陈晓看来,演完杨过以后,他像拜了一个老师,杨过的一些想法、思维逻辑以及处事方式,他都认同,“他也是个性情中人的典范吧,从小就背负了很多东西,但逆境生存能力很强。”

  人们常说,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,有恩怨就有江湖,人就是江湖。《神雕侠侣》热播期间,陈晓在微博上发表了一篇名为《浅谈我心中的江湖》的文章,正当大家都满怀期待地打开文章,想要一睹杨大侠眼下的江湖是何种形态时,文内只有三个字:“浅浅的。”或许是想和大家开个玩笑,亦或许江湖二字本就理不清道不明说不懂。

  杨过的痴情决绝,为了“十六年后,在此重会”的约定,选择崖上纵身的一跃;杨过的英俊潇洒,令人“既见君子,云胡不喜”。杨过的孤独与悲情,“渺万里层云,千山暮雪,只影向谁去。”在陈晓的演绎下,他们被一一呈现。

  “觉得自己是一个很快会从角色抽离的人吗?”

  “还是需要一点时间的吧。有时候不愿意割舍,不愿意那么快抽离这个人物。”

  不愿割舍和抽离的陈晓在微博上开始连载“神雕晓画”,谈及当初创作的初衷,陈晓坦言:“因为我从小就很喜欢画画,也很看重自己饰演的杨过这个角色,想用自己擅长的方式去表现,回馈大家对角色的喜爱。”

  创作诠释了他理解的神雕中的人物,一生所爱隐约,爱在冰火之间的李莫愁和陆展元;柔肠被磨碎之后能覆盖宇宙的梅超风;冷在蔓延中游走的西毒欧阳锋;十余篇画作,最后以杨过的真性情自白结尾:“我自从来到世上便遭受冷眼,好不容易遇到姑姑,又为世人所不容。你们都说过而能改善莫大焉,可到底什么是对,什么是错,我这十六年都没有想明白……不过我不用再想了,因为我马上就能见到你了……”

  少年

  10岁那年的机缘巧合,尚在年少时的陈晓出演了《我们班的歌》,后来17岁进中戏,《笑傲江湖》中的林平之,《陆贞传奇》中的高湛,再到27岁那年播出的《神雕侠侣》,陈晓的演绎生涯竟已走过了十余个年头,问他,觉得自己现在三十而立了吗?他略带羞涩地摆摆手,“还没有,所以要继续努力。”

  小时候,陈晓喜欢童话故事,还喜欢看寓言,“爱看带插画的,主要是看画,结合文字来看。”除了画画,他的童年都跟篮球有关。“我表哥那时候擅长打篮球。一到双休日,他来我家做客,我就让他把球带来教我打球。”

  陈晓喜欢让他感觉到熟悉的东西,“一切都很舒服,熟悉的地方我还是觉得蛮舒服的,买什么吃的东西也好,玩也好,都很舒服。”出生于安徽传统家庭的他,回忆起往日的合肥,坦言自己是个典型的巨蟹座,很恋家。

  高考专业课成绩优秀的他同时考上中央戏剧学院、北京电影学院以及南京艺术学院,最终选择了中央戏剧学院。他说出演电影《睡在我上铺的兄弟》算是圆了自己一个拍青春片的梦。“那时,你有多渴望成熟就代表你会做多少不成熟的事儿。”说罢,陈晓就分享起他大学时做的最疯狂的事,“那时人小鬼大的,和兄弟一起夜闯北京坊传的闹鬼圣地朝内八十一号。”看着陈晓骄傲洋气的神情,就在大家都以为这个勇敢的故事要有一个丰功伟绩般的结尾时,陈晓突然偷笑道:“刚翻过一个门就被保安发现了,还差点被送到派出所。”现场的工作人员都笑作了一团。

  粉丝印象中的陈晓寡言,却心有一片海,知世故而不世故,用粉丝的话说就是,“自带害羞体质。”《陆贞传奇》和《神雕侠侣》的导演李慧珠和邓伟恩评价他“要么很皮,要么很安静。”

  皮的时候,他会开玩笑说:“昨天有人说我肥,说我双下巴,好像很了不起的样子,切,那是因为你还没看见我的肚子!傻样!”安静的时候,他对演员这个职业有敬畏心,会很认真地钻研角色,希望把角色演得立体一些,用他的话说就是,希望能“抓住角色的魂”。

  有评论说,他有很多面,但都很全面。

  “演戏有时是不断地做加法,有时又需要做减法,你怎么看呢?”

  “我拍《智取威虎山》的时候,就是在不断地做减法,我要把我那些不该有的东西全部砍掉。”陈晓坦言,演杨过时,他是放着演,但到了《智取威虎山》的高波,“对于一个军人来说,他要服从集体,一些小毛病和小习惯都要收起来。”他说,这就是做减法,得收着演。

  少爷

  年纪的增长,带来了成熟的阅历,随之而来不可避免的还有压力。“对自己的要求也会越来越高,”就像《孙子兵法》里,求上则中,求中则下,“要求高不一定完成的了,做得到是合理,全做到也不现实,但还是要高要求去做。”

  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被陈晓称为是入行以来最具挑战性的戏,“这部剧要求很高,NG次数特别多,每场戏基本是尽量不断就不断,从头演到尾,不是说近景拍这两句话我就只说这两句话,”因为还要注意情绪连贯准确等问题,起初陈晓会有点不适应,但后来慢慢适应了的他倒觉得这样更过瘾,“这种方式出来的感觉也会更真实更好一些。”

  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中他扮演的是一个纨绔子弟,从小备受宠爱、好抢风头,内心却不失阳光和单纯,“前后跨度很大”是这个角色给陈晓留下的印象,“后来这个角色也有了脱胎换骨的成长与蜕变,冲动化为激情,不羁转为坚毅。”

  多年前就欣赏过陈晓在新版《笑傲江湖》中林平之英气阴柔一面,而这次《那年花开月正圆》他也有新的挑战——挑战秦腔唱段,扮相出自真实秦腔唱段《游西湖》里的李慧娘,被盛赞翩若惊鸿,有质感有戏感。而对于这个完全陌生的领域,陈晓都需要从头学起,“一进组就开始跟着老师学基本的唱腔、唱法,持续了大概一两个月。”

  谈起和孙俪的首次合作,他表示孙俪是一个特别好的搭档,“她很喜欢鼓励别人,跟她搭戏也不存在什么压力,很轻松愉快。”剧中二人从冤家路窄到相爱相杀,再到义无反顾死生契阔,这个纨绔子弟最终为爱蜕变。

  从充满着爱恨情仇江湖气息的古装戏,到清末人性浮沉的时代大洪流,这其中,爱却是永恒的主题。

  杨过的师傅欧阳锋曾对他说过:“这人如果能遇上一个自己喜欢的人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,一定要牵住她的手。如果放过了,就再也回不来了。”

  好在杨过最后紧紧牵住了小龙女的手,而现实中陈晓、陈妍希这一对璧人也走在了一起,最完美的结局也莫过于此了。

  求婚那天,细心体贴的陈晓选择了陈妍希喜欢的欧洲巴黎,黄昏时分,塞纳湖畔,木船双桨,“妍希开始并没有很诧异,当她看到了花瓣池里的小龙女雕塑,她觉得挺感动的。”结婚时,他选择了有着特殊意义的雁栖湖,一方面是爱情的一种延续,另一方面“雁栖”的谐音是“妍希”。婚礼上融化一众少女心的“掀盖一吻”,至今被称为“陈晓吻”广为流传,在妍希心里,他是“最厚实温暖的依靠”。

  曾经自称要做一名严父的陈晓,在成为一名父亲以后,对儿子“小星星”只剩下疼爱,“他现在还小,不存在严厉不严厉。”不满一岁的小星星乖乖坐的可爱萌照还被陈晓调侃:“标准的两头身,完美。”

  如今的陈晓,褪去稚嫩的年少青涩,于家庭于事业都多了一份责任感。他用巨蟹,好吃,不懒做,这三个词来形容自己。“眼前人重要,眼前事重要。”是他当下所笃信的。一路走来,虽千万人吾往矣,风雨之中,他且歌且行且从容。

  采访、撰文/Cathy Liu

  图片/本文来源:《小资CHIC》杂志

    排行榜 推荐 聚焦 笑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