必发888娱乐官网美文情感

找回离世父亲的魔兽账号,看一看他走过的路和见过的风景

美文情感  更新时间:2017-07-14    编辑:adou

   想和他搭档冒险

   找到父亲《魔兽世界》账号的那一刻,我记得我的双手都在颤抖,因为太激动,好像关于父亲的一扇门就要开启了。

   我怀着紧张的心情,迫不及待地进入界面,显示“登录成功”,进入人物选择,兽人战士的背影出现在我面前。

   我真的无法用语言描述当时的感受。我只知道,时隔4年,我终于又见到了记忆中的背影。

   我操纵着父亲的角色,乘着飞龙经过“日歌农场”,看到父亲辛辛苦苦在农场上种植的草药。这些草药历经4年,已经全部成熟,它们的果实在暮色中发着微光。但收获它们的人已经不在了——想到这里,我没能忍住,瞬间泪流满面。

   刚满16岁的我,跟父亲离世时相比,已成熟了不少,我有很多话想说给他听。

   比如,一年前,我也开始玩《魔兽世界》,父亲你知道吗,我的个人团队输出排名有一次甚至排到了世界第一。如果你在世,肯定也会替我感到高兴。

   每当看到游戏里变幻莫测的“艾泽拉斯”的天空,青翠的“阿拉希”高地,廣阔的“无尽之海”,雄伟的“奥格瑞玛”主城,我就想到当年也在这个世界征战的父亲。

   玩《魔兽世界》是父亲生前最大的爱好,我曾幻想,要是父子俩能一起在游戏里搭档冒险,就太棒了。

   在“梦境之树”服务器上,我是“七朵棉花”,扮演一名死亡骑士,认识了工会里许多和父亲年龄相仿的叔叔阿姨,他们都叫我“小七”。跟他们一起聊天越多,我就越想找到当年和父亲一起在《魔兽世界》冒险的朋友们,让他们讲讲父亲当时的故事。

   今年5月,《魔兽世界》的缔造者暴雪公司发布消息说,游戏账号可继承,这坚定了我在游戏中寻找父亲踪迹的决心。

   我想知道父亲曾经征战的“世界”是什么样子的,走一走他曾经走过的路,看一看他曾经见过的风景。

   一开始,寻找父亲踪迹的过程并不轻松。

   父亲没有告诉我他的账号名,我只模糊地记得他所在的服务器是“世界之树”,里边有“吉祥三宝”“雷霆王座”等几个有限的名称。

   记得还有一次,父亲特别高兴地告诉我,他拿到了非常厉害的橙匕“龙父之牙”。他的小号是个亡灵贼,这个我印象深刻,但是大号是什么却不记得了。

   印象中,父亲还开荒了从20世纪60年代到Mop版本各个年代的副本。父亲是在打雷电王座那个时期因病去世的。

   后来母亲告诉我,父亲当年和几个朋友一起,在游戏里被称作“三剑客”,父亲是其中的“绿剑”,此外,还有战友“红剑”“蓝剑”。

   靠着这些仅有的线索,朋友们帮我到NGA论坛和微博上发帖寻找。短短几天内,帖子就有了几十万的点击量,我听了之后十分振奋,觉得找到父亲当年账号的希望更大了。

   没想到短短几天过去,“红剑”叔叔和“蓝剑”叔叔——当年的“三剑客”中的另外两位,看到消息后就立即出现了。

   “红剑”叔叔告诉我,他印象中我父亲微胖、戴眼镜,身高近1.8米,是个很壮、很有依靠感的父亲,第一眼看起来怎么都不像喜欢玩游戏的人,但对《魔兽世界》却异常投入,是“骨灰级”玩家。

   他们还跟我分享了父亲当年的“辉煌战绩”,说他参加各种活动从不迟到,面对任何冒险都站在团队最前面。

   紧接着,游戏的工作人员也联系上了我,让我发送父亲的一些信息以便查验。

   最终,借助网络和游戏玩家们的力量,父亲当年的账号,真的被我找到了。

   “为了部落”

   现在回想起来,我小时候记忆最深刻的片段,就是站在父亲身后看他打游戏。

   我通常是蹑手蹑脚钻进书房,站在他身后。运气好的时候,他可能需要5分钟才发现我;运气差的话,两三秒就够了。

   他会扭头过来,用一种警告的眼神看着我,我只好溜之大吉,赶紧回去做作业。

   当然,如果作业完成了,我在父亲旁边看一看是没什么问题的。

   父亲享受游戏,打的时候专注又认真,而且从不抽烟,即便冒险中遇到再大的困难,也不会像别人一样发脾气,摔键盘、鼠标。他从来都是默默收拾一下自己的包裹,检查好盔甲和武器,准备再次尝试。

   记得有一次我旁观时,正赶上春节,父亲正在尝试一个高难度的冒险。他和朋友们要征服的对象是三只猛兽,在一个紫色的房间里,他们被这些巨大的怪物打得十分凄惨。

   不过他也不气馁,把我抱到他腿上,告诉我,这三只怪物的外号叫“吉祥三宝”,还让我对着耳机唱《吉祥三宝》这首歌,和他一起作战的队友们都乐坏了。

   在《魔兽世界》里,玩家们扮演的角色是第三人称视角,因此大多数时候,都只能看到角色的背影,这个角色就相当于你自己。而在你面前、比你大上几十倍的,则是一个又一个的BOSS,是你要攻克的对象。

   所以大多数时候,我除了看到父亲在电脑前的背影之外,还能看到他在游戏里那个角色的背影。

   那是个强壮的背影,背上的披风随风摆动,肩上铠甲的尖刺像剑一样刺向天空。父亲一手拿着长剑,一手拿着盾牌,常常大喊一声,就冲在了队伍最前面,一个人面对大型怪物,显得无所畏惧。

   我那时还小,不懂冲杀的意义,只记得游戏里分为“部落”和“联盟”两大阵营。父亲常常自豪地告诉我,他是属于“部落”阵营的,所以我很小就学会了一句话:“为了部落!”

   父亲喜欢给我讲《魔兽世界》的故事。我还记得,里边有个角色叫“伊利丹”。那是个比较悲情的角色,为了国家和人民,为了自己的爱人,毅然决然地牺牲自己,最后甚至心甘情愿被利用,走上了一条黑暗之路。

   他那种为所爱之人愿意牺牲一切的勇气,让我印象深刻。我觉得父亲喜欢这个角色,喜欢这个真实世界之外的另一个世界。

   胃CA

   多年以后,我真正进入父亲曾经征战的世界,才知道他玩的角色是兽人战士。

   兽人在游戏里以勇猛和坚强著称,他们因为战乱离开故土,来到新的世界开辟家园,天生就适合战士职业。

   图片/本文来源:《读者·校园版》杂志

   在一个团队里,兽人战士通常还担当“坦克”的角色,替身后的战友们扛下敌人的大部分伤害,用盾牌来保护他们。

   小时候,我也常有这种感觉,父亲抱着我的时候十分有力量,他就是保护我的臂膀。

   但也不是父亲做的所有事我都觉得有趣。

   比如他爱篮球,虽然是近视眼,打球却十分厉害。在他身体还好的时候,常常带我到附近小学的篮球场。我当时身体胖,不那么喜欢运动,总是不情不愿。

   但父亲不知道的是,现在我已经1.8米,正是适合打篮球的身高,他再来教我,我一定不推辞,认真学。

   看父亲打游戏,一个人在虚拟世界的山里或者墙壁上跳来跳去,我当时也会埋怨:“父亲真是无聊啊,一个人在这里乱跳,什么也不干。”

   等我自己玩《魔兽世界》时,有一次在树枝上跳来跳去,觉得一段熟悉的记忆突然闪回,才想起来:“啊,原来父亲以前也这么做过。”

   在游戏里,按一次空格键,角色就会进行一次跳跃。有时这样做是没有任何意义的,像习惯性的动作,是一种放空,看看游戏里的风景,心里想一些事情。

   但最关键的是,一想到我的父亲当初也这么跳跃过,我就觉得欣慰。

   父亲是在4年前去世的,去世前几年,他就因为病重住院了。对于我来说,那真的是一段灰色时光,我亲眼看到健壮的他变得瘦弱憔悴。

   父亲到底生了什么病?家人一直瞒着我,但我无意中看到了医院床头病人信息卡上的字——胃CA。

   我不知道胃CA是什么,跑去问同学,还查了资料,整个人一下蒙了:胃CA,即胃癌。在危害人们生命健康的恶性肿瘤中,胃癌的死亡率是很高的。

   平时看起来那么健康的父亲怎么会得胃癌?我當时真的难以接受这个事实,在心中默默祈祷,希望父亲能够尽快康复。

   后来我才了解到,胃癌是很疼的,但父亲从没有在我面前喊过一声“疼”。

   有时候他从医院回家,偶尔打开电脑,让我坐在他身旁,看着他继续操作着他的兽人战士,在那个世界自由健康地征战——我当时觉得,父亲肯定会好起来的。

   但父亲最终还是走了。

   那是2013年,我还在上初中。太悲伤的日子我不愿意再去回忆了。但我在QQ上写过一条个性签名:“伤痛终将消失,伤疤却一直会在。”

   书房里父亲经常坐的位子,现在没人坐了;游戏里他来回征战的背影,我再也看不到了。

   我小时候跟随外公外婆在宁波的郊区长大,5岁时才回到父亲身边,到父亲去世,我们在一起满打满算也不过7年时间。

   7年对于一个人来说,实在是太短太短,我常常痛恨自己的记忆力不够好,很多小时候跟父亲在一起经历的事情都无法清晰留存。但现在我找到了父亲的账号,就等于找到他在另一个世界清晰的踪迹。

   父亲的兽人战士“绿剑”一直停留在90级,银行里还有当年的T3无畏套装、早已绝版的祖格哈卡莱双刀和团里第一把兄弟会之剑A.L。

   对于我来说,这些都有特别的意义。

   第一次登录账号的那一天,父亲所有的物品,我都没有动,就安静地下线了。

   我想,苦闷的时候,我会再登录父亲的账号,来这片农场看看,看看暮光里的成熟果实,看看他当年的辉煌战绩。

   图片/本文来源:《读者·校园版》杂志